全球布局加速,央行数字货币(CBDC)发行前景明朗?| 火星号精选

全球区块链合规联盟首席合规顾问

泰和泰(北京)律师事务所律师

罗滔

service@gbcuf.com

COVID-19 的肆虐让消费者对现金支付产生了负面心理,信用卡终端和 PIN 键盘的使用近期被证实传播病毒的可能性更大。出于对现有付款方式传播病毒的担忧,国际清算银行(BIS)4月3日发布报告鼓励各国中央银行在 COVID-19 期间推动央行数字货币(CBDC)和数字支付的研发。

各国对 CBDC 的态度和政策导向一直是加密货币行业备受关注的领域,各国也一直针对这一问题进行自我审视。除少数国家外,大部分国家在研发 CBDC 上的态度并不积极,而 2020 年世界经济局势的动荡似乎是 CBDC 研发的一个新契机,各国的政策研发驶入快车道。

CBDC 是什么?

央行数字货币,亦称法定数字货币(Central Bank Digital Currency ,简称“CBDC”),是指中央银行发行的数字货币,是法定货币的数字化形式。其本质上与现金相同,属于银行负债,具有国家信用。可作为日常支付手段,与法定货币等值或固定比值。

CBDC 的优势

1.便捷高效、低成本

对于身处偏远地区的人群,获得银行账户支持的难度和管理现金的成本更高,而 CBDC 作为一种新型支付手段,无需个人持有银行账户,便可以通过公共数字传输通道随时随地完成支付。

2.促进金融稳定

CBDC 一般由中央银行发行,具备政府的信誉背书,稳定性强。并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限制私人加密货币的发行与应用,促进行业的良性竞争,提升监管效率。

3.提升交易安全

CBDC 的运用可以“减少使用现金的不良影响”,降低遭遇现金欺诈的可能性,减少现金保管的安全性风险,此外,还可以有效地加强对洗钱,恐怖主义融资和其他对金融系统的非法滥用的防范。

CBDC的风险

1.降低银行盈利能力

随着 CBDC 需求的增多,用户会将银行存款转入 CBDC ,从而远离银行。存款的大量转出将对银行提供的信贷数量和成本产生重大影响,银行可能会选择提高存款利率或其他方式来大量填充资金,并通过提高贷款利率或减少信贷的方式减少资金流出,进而影响银行的整体盈利能力。

2.增加银行运营成本

提供成熟完善的 CBDC 需要银行在整个支付链条中的各个环节及步骤中保持活跃,“包括与客户进行交互,构建前端钱包,选择和维护技术,监控交易以及应对AML / CFT问题。”各个环节都需要消耗成本,这将增加银行的运营负担。

3.影响银行信誉

CBDC的设计必须拥有足够的抵御风险能力,例如抵御“病毒”、“网络攻击”的能力。黑客的入侵将很有可能影响 CBDC 的正常运行,从而给银行的信誉蒙上阴影。

4.隔离特定群体

尽管现金需求在逐渐减少,但其作为普遍接受的支付方式仍有广泛的受众,对于不能够使用数字支付的群体,如年龄较大的消费者,CBDC 的运用将加深他们与数字化的隔阂。

各国最新进展

中国

中国在研发 CBDC 上态度坚定,并且一直在加速项目的推进。当前,中国人民银行已经完成了数字化人民币(DCEP)的基本功能开发,并且正在起草法律以帮助其实施,距离发行又近了一步。

数字化人民币(DCEP)是由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法定数字货币,引入了区块链技术。DCEP 的研发着重于人民币本身,它的发行能够降低交易环节对账户的依赖,推动人民币的流通和国际化。

中国 DCEP 项目计划于今年在深圳、苏州等地展开试点。

美国

中国 CBDC 的研发让美国不得不重新审视自身的法定货币结构,美国中央银行正在积极研究并斟酌是否发行“数字美元”,并将其作为代币化法定货币,与传统的法定货币、储备金等共同构成货币基础的组成部分,同样享有政府的全部信誉保障。

疫情以来,“数字美元”计划受到了强有力的推动,但对于是否正式发行,美国依然持较为谨慎的态度,3月27日美国 COVID-19 刺激法案草案中放弃了发行数字美元,认为发行的时机并不成熟,相较于在处理紧急危机中所起到的作用,数字货币基础框架的完善与潜在应用仍有待探索。

日本

中国 CBDC 的稳步推进同样让日本倍感压力,日本自由民主党成员表示,“日本应尽快在两到三年内发行 CBDC ”,这也代表了日本其他立法者的心声。

应当注意到日本中央银行早期对于加密货币的评论更偏向于负面,事实上日本中央银行对于数字货币的负面观点至今依旧没有改变,态度骤变背后更多的是希望对抗中国数字货币,避免中国在数字货币市场上的垄断地位。有观点认为,“中国计划使用的数字货币可能会在新兴经济体中广泛传播,并可能帮助中国推进数字领导地位和“一带一路”。”

在 CBDC 的设计上,日本强调政府控制的重要性,避免日元法定货币的性质被忽视,同时也肯定了区块链技术的作用,认为如果不将区块链用于 CBDC ,这将是“毫无意义的”。

韩国

韩国中央银行 4 月 6 日宣布已启动长达 22 个月的 CBDC 试点计划,自 2020 年 3 月至 2021 年 12 月,这期间将逐步完成对 CBDC 发行的技术和法律审查,业务流程分析以及最后的构建和测试。

但韩国也明确表示暂无 CBDC 发行计划。

“考虑到仍然存在现金需求,竞争性的支付服务市场和高水平的金融包容性,在不久的将来发行 CBDC 的需求仍然很小,但是有必要能够迅速采取措施,以防万一国内外市场情况瞬息万变。”

法国

继巴哈马、瑞典等多个国家开启 CBDC 测试后,法国也启动了一项实验计划,该实验基于CBDC 的银行间结算模型,识别收益以及分析潜在风险。不难发现,法国银行 CBDC 测试的关注重点在中央银行到银行间支付系统的整合,而非货币本身。

尽管法国银行此前曾呼吁在欧洲使用基于区块链的结算系统,但其新宣布的 CBDC 实验计划并未采用任何特定技术,且坚持不在 CBDC 中运用区块链技术。

法国银行希望在 2020 年第二季度前正式推出 CBDC,但也明确表示不打算长期进行测试,也不打算将其广泛应用。

德意志

德意志银行于 1 月下旬表示“尽管支付方式有所减少,但现金仍将长期流通,并不会在短期内被数字货币替代”,但近日德意志银行的态度发生了明显转变,表示,“现金对于进一步传播冠状病毒的风险将促使当局考虑采用 CBDC 的替代方案,而这也将是一个不可逆转的转变”。

CBDC 前景明朗?

支付性质的迅速变化,现金需求的减少都在无形中推动 CBDC 研发的步伐,而 2020 年开年病毒的扩散更是为 CBDC 项目的加速推进找到了合适的契机。尽管各国在推进CBDC 研发上的热情高涨,CBDC 的发行也看似能为各国在顺利度过疫情,推动支付手段的更新甚至是促进货币的国际化等方面带来诸多优势,但 CBDC 的发行依然存在很多不确定因素。

首先,公众对 CBDC 的需求量,以想要运用 CBDC 的范围和领域是难以被准确预测的,疫情的发生很有可能放大了人们对数字支付的需求量。相对于商业银行等传统银行业,难以保证 CBDC 在推出后作为一种主流支付手段或储存工具对公众具有更大吸引力。

其次,CBDC 的发行是一件非常复杂且影响广泛的事,且 CBDC 的基础框架及应用领域并不完全成熟,还有很多未知亟待探索。这也对决策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在作出正式决定之前,应当对 CBDC 的功能定位、技术稳定性、抵御风险能力等方面进行完整的评估和权衡,以应对突发情形。

另外,从各国 CBDC 计划的制定可以看到,无论是启动 CBDC 的目的、数字货币的功能定位、技术选择,亦或是 CBDC 在适用时间和区域范围上的设计均存在差异,这为全球范围内数字货币的规范与监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,宏观治理与国际协作的重要性凸显。

不可否认,2020 年是数字货币发展的关键一年,部分国家在努力搭上首班车,也仍有很多国家没有确定是否发行、如何发行数字货币,对此有必要审慎行事,正如区块链和分布式账本技术负责人希拉·沃伦(Sheila Warren)所说:“鉴于中央银行在全球经济中发挥的关键作用,任何央行数字货币的实施(包括可能与区块链技术一起使用)都会在全球范围内产生深远影响。因此,中央银行必须要谨慎行事,仔细分析部署央行数字货币可能带来的机遇和挑战。”

全球区块链合规联盟

“设立区块链行业标准,加强行业自律,共同维护良好的市场秩序和行业环境,为行业健康发展提供理论指导,推动行业健康可持续发展”。

全球区块链合规联盟提供相关企业业务合规资质服务,欢迎通过邮箱service@gbcuf.com与我们进行更详细的业务沟通。

免责申明:本文是[ 雷电财经官方 ]发布的稿件, 版权属[ 雷电财经官方 ]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 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: [ 雷電财經 ], 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根据国家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。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,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件联系我们!

下一篇:比特币获得“黄金地位”的可能性几乎没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