特稿 | 2019币圈红与黑

导语:

币圈“一姐”何一,每天都在微博晒自拍。

她不是为了炫耀自己,而是用来辟谣“失联传闻”。

何一是全球第一大交易所币安的联合创始人。币安原创立于上海,2017年“94”后向海外转移。

“94”是币圈中人对中国监管机构第一次严厉打击的简称。2017年9月4日,中国人民银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对国内ICO项目及交易所一刀切,全部禁止和关停清退。

2019年年中,币价回暖,重新来到15000美金,币圈人心涌动。

币安开始大举重返中国,他们陆续在上海等地举办了小型party,并且在多个群组内公开招募国内员工。

此后,政治局对区块链技术的集体学习,更是让币圈一片欢呼,比特币价格随之大涨。

然而,也有理智者直言,正规军进场的下一步就是“剿匪”。

果不其然,一场比“94”更大规模的严打风波如期而至,各级监管部门纷纷出手,打击力度之大前所未有。

币安上海办公室已人去楼空,一张网上流传的“大佬名单”更是引发恐慌。跑,还是不跑,成为币圈中人聚会时的口头禅。

比特币的信徒都是自由主义者,一群自由主义者会如何与政府博弈?在这凌冽的寒冬中,有人选择投诚,更多人选择了出海,还有人在不知不觉中被捕。

币圈红与黑,一场大戏正拉开帷幕。

年初:币圈复活

瑞雪迎丰年,2019年二季度,在中国传统的春节过后,比特币价格开始一路上涨,从3000美元一路涨到最高15000美元。

“币圈复活了”。

比特大陆是全球第一大矿机厂商,但在2018年底,公司最窘迫时账上虽然还有钱,够给员工发工资,但矿机开始像废铁一样论斤甩卖。

一时之间,这些库存中的“废铁”又变成了“黄金”,靠卖旧库存和新矿机的期货,矿机销售们数钱数到手软。

这个行业从来不缺投机者,懂得在他人恐惧时贪婪。

来自成都的王文,年初以几百元每台的价格,收购了数万台停机的矿机。在丰水期来临前,比特币价格开始疯涨,他果断转手卖出,赚了1个亿人民币。整个丰水期足足有100多万台矿机重新开机。

币圈开始活络起来,吴忌寒推出了主打OTC、托管的一站式金融平台,外界普遍传闻他将离开比特大陆,彻底进入虚拟货币交易行业。ICO泡沫破灭后,币安“换了个名字”,开始做IEO,即在自身平台上审核、支持与发币。

何一说,要在市场相对低迷的时候去扶持一些优秀的项目,然后帮助他们去融钱、融资源、融用户,给他们设定一个合理的价格,和是不是IEO或者是不是ICO都没有关系。

免责申明:本文是[ 雷电财经官方 ]发布的稿件, 版权属[ 雷电财经官方 ]所有,未经授权不得转载, 已经协议授权的媒体下载使用时须注明稿件来源: [ 雷電财經 ], 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。根据国家《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》,社会公众应当高度警惕代币发行融资与交易的风险隐患。如您对本文存在异议,或不巧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通过邮件联系我们!

下一篇:大型企业入场后,2020年能否成为区块链爆发之年?